歷史人物
Photos 內 容
甘為霖牧師
  甘為霖牧師(Rev. William Campbell,D.D)1841出生於蘇格蘭之格拉斯哥(Glasgow),1921年9月7日在英蒙主恩召享年80歲。

甘為霖在中部平埔教會宣教( 1872.10.14—1872.11.10)
甘牧師於1871年10抵香港,搭一小帆船來台,途中遇狂風,船勉強抵打狗港外,改乘竹筏要登陸,他不只失去所帶行李,連人也被拋出水裡,趕緊捕繩而保命(教會史話第三冊,頁34)。1872年10月14日甘牧師在德馬太醫師(Dr Matter Dickson. M.B.)和大社、內社之信徒陪同下前往中部山地巡迴教會,10月17日到大社及內社。10月30日由大社社眾58名護衛,經過在山間兩夜的露宿之後,第三天到達埔社的鐵鉆山(烏牛欄),在這埔社逗留期間,甘牧師施洗了七名信徒(鐵鉆山三名、牛眠山三名),又一行在牛睏山也接觸過埔社東方的生蕪蕃族(Sediq賽德克族)。
甘為霖第二次在中部山地巡迴教會 ( 1873.4.4—1873.5.27 )
1873年4月6日,甘牧師在內社、大社各施洗六名信徒及在大社按手二名長老任命一名執事。4月22日甘牧師由大社社眾40名陪同到達埔社,這時烏牛欄已開始在建新禮拜堂,於禮拜日(27日)午前連合埔社三所教會(烏牛欄、牛睏山、大湳)的信徒450名(請比較當時與現在的教勢)在該地大樹下聯合禮拜,並施洗十四名信徒(烏牛欄十名、牛睏山一名、大湳三名),又同日下午一同到達牛睏山舉行聖餐式時,也接見過水番(水社邵族)及蕪番族。
5月12日甘牧師為要醫治蕪番族( the Bu-hoan tribe )的大頭目阿力(A-rea)的熱病,於黎明前往牛睏山,在該由熟番的通譯(A-tun)及阿力的長子為嚮導到前人從未踏入的Tur-u-oan社,阿力病瘉,甘牧師於第三天返回埔社。5月16日甘牧師一行於是晨由埔社出發,薄暮時始達水社湖(日月潭),命名該湖水為「幹治士湖」( Lake Candidius )並訪問水番四社(水社、活蘭、北庫、頭社 )甘牧師是洋人首位抵達者。
 甘為霖第三次造訪埔社(1873年秋季)
1873年秋季甘牧師由打狗的英國領事普勒克( Mr. T.L.Bullock )和美國密西根大學博物學者史蒂瑞( J.B. Steere )教授陪同,前往埔社視察教會,然後再訪「幹治士湖」並探險埔社東方的生番地帶。該時因交易問題熟番與生番之間發生摩擦,致使蕪番族人拒絕甘牧師等人再訪,且受到該族六十名勇士的包圍,險些喪命。

甘為霖牧師歷險記
 說起彰化教會的開設,必須談到甘為霖牧師和在他身上所發生的兩項事件。其一為甘牧師於1878年南下旅行,穿過恆春縣訪問幾個原住民種族,在南岬時,看見有一艘名叫森林美人(Forest Belle)的美國船遇難,有一天這艘船駛進柯涼灣(Kwaliang Bay),後來船上的人到另一艘船,再引爆遇難的那艘船,殘骸被沖到岸邊,然後美國船長謊報遭劫貴重物品,要求中國政府賠償鉅款。夏道台請目擊者甘牧師在開庭時出面作證,甘牧師指出,.那艘船載的是煤,並非船長所言
載的是有價值的貨物,甘牧師的證詞,導致那位船長因故意詐欺而被逮捕、監禁,而最高興的莫過於恆春縣令蔡麟祥了,因著甘牧師的見義勇為,替縣令解決窘境。
白水溪事件
 其二為白水溪事件,1874年,甘為霖牧師設教於嘉義南方的白水溪,在店仔口(白河)有一土豪吳至高,他看見基督教迅速的發展,信徒日益的增加就忍不住,又聽見要蓋新禮拜堂,就以破害他小老婆之墓(離1/4哩外)之風水為由,前來阻擋教堂之興建,教會置之不理。吳至高遂叫四十人前來攻擊,又搶走信徒的財物,而有一婦人受重傷。甘牧師聞訊而至,1875年1月29日,那晚吳某的黨羽放火燒禮拜堂,甘牧師正好睡於教會宿舍,半夜被吵雜聲吵醒,看見房間正在燃燒,外面的匪徒將臉塗黑,甘牧師以為他們會對外國人客氣,其實不然,甘牧好幾次要從大門衝出去,可是沒辦法,因為刀槍一直在逼近。他將棉被裹在手臂上,刀槍插在棉被,甘牧師被迫退回屋內,一枝槍插到胸口只差一吋,另一枝砍到他的腳。不多時,禮拜堂和宿舍火更炎,匪徒企圖破窗而入欲燒床,甘牧師心想他必定會死在白閃閃的刀下,忽然刮起風,風向和煙全向右方,匪徒全向右,甘牧師想出一計,將棉被捲成一團,向外丟,匪徒以為「紅毛蕃」要逃走,一箭箭的地刺向棉被。甘牧師見機不可失,從後門只穿一件內杉落荒而逃,白水溪教會標天才傳道師和會友在天亮時才找到甘牧師,然後走山路幾乎半裸的向嘉義縣縣令報案。
峰迴路轉 柳暗花明
 甘牧師初在彰化租屋傳教,受盡百般苦痛與刁難。所租買的房子環境很惡劣,四周是寄生蟲及惡臭之處。買屋訂金已付,遲遲未交屋,消息一出,反教聲浪不絕於耳,生命或受要脅,或受石丟。有一天,半夜一些卑劣的惡人成群結隊來到我們住的地方,決意要把我們趕回去台南,他們衝進前房的大門,開始以最驚人的方法來恐嚇我們,並手持火把,高聲大喊,叫嚷著不能在此地設任何外國教會。這場騷動一直到天亮,此時只要有人打出第一拳,那我們在彰化的努力將會以停淌血收場。
甘牧師幾乎不知怎麼作,大社教會的長老已經不耐煩了,他們都承認,只要他們放棄那地方,任何要重新在彰化獲得立足點的努力將是是不可能有何結果。他們不住的禱告,祈求上帝為我們開路,最後,他們抱著一絲希望,決心拜訪縣太爺,但受衙門差役的刁難,不得其門而入。第三次送上名片時,他們乾脆不收了,於是甘牧師就沿著街道走下去,穿過激動的人群,走進衙門的大門,越過第一進及第二進的內院,然後站在縣太爺的私宅前,只見縣太爺寬衣解帶在院子乘涼,對這不速之客的來臨,連忙緊繫他的官袍。當他出現在我眼前時,我有一種幾乎無法表示的解除憂慮的感覺,同時也大吃一驚,原來他就是八年前美國船遇難事件發生地恆春縣的縣太爺蔡麟祥,蔡縣主隨即問甘牧師有何事可效勞?蔡縣主同時向人介紹甘牧師是他的恩情人,在彰化絕不容許任何人欺負甘牧師。
縣主報恩 圓滿落幕
 當蔡縣主得知甘牧師的困難時,馬上派人找房東黃主杉並怒責之,並限令交屋,眾人見甘牧師是舊識好友,又見縣主親自開中門恭送甘牧師,房東立即交屋,眾人不敢再阻擾租屋之事。但房子的產權仍諸多麻煩,甘牧師曾二度再造訪縣主,縣主依然恭敬接待,並告訴甘牧師他即將調職,可是巧的很,接替他的正是,十二年前白水溪事件,甘牧師在燃燒中的禮拜堂脫逃後,前去縣府報案時的這位嘉義縣縣太爺。這一切的安排,若不是出於主之旨意,何來諸多巧事。唯一令甘牧師遺憾的是,在他們購妥作禮拜的房子,還須要解決一些細節問題時,這位高大、活躍才四十五歲的縣太爺竟突然染病而亡。
當事情順利解決後,甘牧師坐大轎返大社,在轎上人們披上紅綾以慶賀之意,大社的兄弟亦帶槍到城外來歡迎甘牧師。當晚甘牧師將經過向大家報告,並為這事感謝主。不久就雇工整修房子,在1886年10月31日舉行揭幕式,教堂修好之後,就將一間作為聚會用,另一間作為大社公館。經歷重重困難的彰化教會,在開始聚會後經常收到外地個人和團體的幫助,當時大社、烏牛欄、牛睏山、大湳教會的聖餐奉獻,就寄到彰化來做維持和推動聖工的費用。
(彰化百年史)
蘭大衛醫師
  蘭大衛醫生(Dr. David Landsborough)1870年8月2日生,1957年10月因車禍在英國蒙主恩召,享年87歲。
1895年12月18日,英國母會再派蘭大衛醫生、梅甘霧牧師、廉德烈牧師三位傳教士抵台南,廉德烈牧師留在台南,蘭大衛醫生、梅甘霧牧師將前往彰化接替病故的盧加閔醫生醫療傳道之事工。
 蘭大衛1890畢業於Glasgow大學,取得文學碩士學位。在一次拜訪修巴伯博士(Dr. Hugh Barbow)中得知,福爾摩莎中部的醫療宣教師盧加敏醫生去世,極需要醫生,希望蘭醫生前往。蘭大衛醫生因此立志要做醫療傳道的工作,1895年順利取得英國愛丁堡醫學學位。1895年10月16日他和梅甘霧牧師、廉德烈牧師(Rev. A. B. Nielson, M.B.)三人成行前往台灣,1895年12月18日 抵台灣。新進的宣教師需要學習當地語言,他們三人為了適應環境,特聘台南籍秀才林燕臣(這位秀才後來成為牧師)教他們台語。 1月6日,巴克禮認為計劃中的北部醫院地點鹿港比彰化好。經教士會討論後決議:請梅甘霧與蘭大衛視察該地區後,提出調查報告再作決定。
1月下旬宋忠堅、梅甘霧、蘭大衛等三教士為籌設醫院之事,臨中部彰化地方視察。11月3日,梅甘霧受派前往彰化,渡溪、坐橋、走路前後費時約五日。並開始各地傳道。蘭醫生亦擬於翌日前往彰化。

彰基醫院的設立
1896年11月29日,蘭大衛醫生以彰化教會作為醫療診察的場所,將教會和醫院合而為一,教會即醫院,醫院即教會,開始醫療傳道的事工。這所彰化醫館,即是今日彰化基督教醫院的前身;為了紀念彰化地區醫療宣教的創始,這一天,被定為彰化基督教醫院設院的紀念日。病人每天來求診,傳道師亦來幫助,講道給病患聽,當時由教士會指定二位基督徒青年由台南長榮中學前來與蘭醫師學醫,具有醫學教育之雛型。

再開大社醫館
1897年四月,由於酷暑將至,蘭醫生和梅牧師轉往大社,路程約廿哩。他們暫時關閉彰化的醫務室,將盧加閔醫生當初在大社設立的醫院重新開張。大社的居民為漢化的原住民,膚色較深,當地有一座小教堂,他們平日以母語交談,而禮拜儀式則以台語進行。他們以特有的唱腔演唱聖歌,令傳教士讚嘆不已。同年八月兩人又回到彰化。最令蘭醫生感到不便的,即是沒有較大的空間當醫院,以容納彰化地區激增的病人。終於在1899年年初,購得一樓房,在經整修之後,正式成為醫院。蘭醫生白天為幾百名患者治病(常常多至三、四百名),晚上還必須為學生上課,下課後夜深時還要整理醫院的帳目,經常在不知不覺中趴在桌上睡著了。1900年5月,蘭醫生、梅牧師前往大社繼續醫療傳道工作。1903年5月,蘭醫師與梅牧師自彰化分別以手推車(輕便車)及自行車到達大社。彰化地區的患者有人跟隨他們到大社求醫治。在大社停留三個月中,醫了3000病人,將大社醫館擴張到可容六個病床。1904年5月,蘭醫師與梅牧師照例到大社開辦臨時診療所。

擴大醫館招收本土學生
1997年8月,梅鑑霧和蘭大衛由大社返彰化,病患急速增加,須擴充醫院設備以資應付。當時的手術台是用二、三架竹床合併應用,手術後由家屬看護,蘭醫師則每夜不敢離開病人。聘請已故盧加閔醫師之助手潘阿敦從大社來幫忙服務。為滿足日益增多的病患所需的醫療照護,蘭大衛認為唯有訓練本土學生,讓台灣醫療人員能自給自足,使醫療資源本土化,才是當務之急,因此蘭醫生收了五名醫學生,他們是高再得、顏振聲、潘阿敦、吳希揚、劉振昌。據統計其行醫四十年間傳授約七、八十名學生。

南門媽祖,西門蘭醫師
「南門有媽祖,西門有蘭醫師」是在1896年後在彰化民間流傳的諺語。蘭醫生得此雅號絕非浪得虛名,他的醫德、醫術百受肯定,因此眾人稱他為「彰化活佛」,把佛教最崇高的尊稱用於基督教傳教士的身上,可算是一件稀奇的事。當時受蘭醫生醫治而入教進而在當設教會者,更不在少數(筆者是第四代基督徒,曾祖父即是蘭醫生的受惠者)。蘭大衛來台時已是日本殖民台灣約一年的時期,日治早期台灣人較無法接受日本的教育,當時不幸瘧疾纏身的蘭大衛為將西方的醫療在台灣紮根。

等候蘭醫生的火車
 蘭醫生每到一段時間,總會走出醫院到彰化街市走走,找一些失倚又罹病的流浪漢,帶回醫院治療。有一回,一位全身長爛膿包,還會流下膿汁血水,狀似乞丐模樣很恐怖的流浪漢,蘭醫生竟然能面不改色地將此人扛起放在人力車上帶回醫院照顧。他為醫院、為病人的付出,眾人有口皆碑,他的行腳不僅於彰化地區附近的村落,連海線牛罵頭(清水)、沙鹿、龍井、大肚,甚至遠至東大墩(台中)葫蘆墩(豐原)都有他的行醫之行跡。有時候他會搭小火車從彰化前往鹿港看診,由於病人實在太多,往往耽誤了回程最後一班車,但只要有人知道蘭醫生還在鹿港替人看病,站長便會下令火車等候蘭醫生,蘭醫生備受尊重可見一斑。

告老返鄉
1936年蘭醫生65歲己達退休年齡,同年3月1日蘭醫生引用羅馬書12章1節以「獻身作活祭」為題講道,3月2日彰化教會為其辦餞別會。3月4日中中常設部會議派楊世註、黃俟命、劉振芳牧師等人在彰化驛頭送別蘭醫生夫婦。3月6日蘭醫生夫婦離開彰化,在彰化車站有1000人送行,場面溫馨感人,當日在基隆出發,4月11日回到英國定居。1957年10月在英國因車禍負傷,雖盡力醫治藥石罔效,蒙主恩召享年87歲。

蘭大衛紀念教會
1952年蘭大衛醫生夫婦開放自己的家園開辦「野外主日學」,1962年10月在彰基任職的石賢智牧師和院牧部同工及彰化教會有志者協力將南郭倉連整理為聚會的場所,並取名為「南郭佈道所」,開始成人週間聚會。1964年同工在蘭家府上召開委員會,決定將「南郭佈道所」改名為「蘭大衛紀念教會」,以紀念彰化基督教醫院的創設者蘭大衛一生在彰化地區醫療傳道的貢獻,同時決定開始主日禮拜。同年12月聘退休傳教者洪萬成牧師夫婦前來牧會。1965年6月13日正式歸屬台中中會,
為福音來台百週年推行PKU運動所開設最後一間教會,開設禮拜由總會議長翁修恭牧師主持。1970年6月26日連瑪玉、蘭大弼、高仁愛夫婦獲頒「彰化榮譽縣民證」。1972年2月創辦「瑪玉托兒所」,以紀念連瑪玉在台近七十對教育、醫療傳道的貢獻。1986年3月30日蘭大衛教會設立蘭大弼夫婦為「名譽長老」。1984年4月15日台灣教會在英國紅丘鎮教堂舉行連瑪玉(老蘭醫生娘)百歲祝壽感恩禮拜、出刊紀念專輯,蘭大衛教會並成立「大衛.瑪玉清寒獎學金」,以紀念蘭氏夫婦「切膚之愛」的精神。
梅甘霧牧師
  梅甘霧牧師(The Rev. Campbell N. Moody, D.D.) 1866年生於蘇格蘭,1890畢業於Glasgow大學,和蘭大衛醫師同時間到台灣,在台灣中部醫療傳道。1940年2月28日蒙主恩召,享年74歲。

上帝滂睍仔
  梅牧師喜佈道,足跡遍於台中各鄉鎮,早出晚歸,他的佈道方法,早期先是打鑼,後來改用吹號(蕃仔古吹trumpet見教會公報#477p.15~16),並在白天點油燈且大聲喊著「上帝滂睍仔」,藉此吸引人,許多人見此「紅毛蕃」之異舉,因而放下手邊的工作,來聆聽外國人說台灣話。身穿白衣頭帶白帽的梅牧師極其醒目(台灣基督教會醫療史,杜聰明,p.189),須臾間,人群直圍過來,他就開始佈道,講述使人認識上帝、信主、赦罪天堂的道理,然後又從這地到別的地方村莊去。梅牧師常用正午,農夫紛紛放下手中的工作回家吃飯,此時正是宣教的最好時機,講道結束之後,梅牧師早己汗流浹背,他才坐下來午餐。他不辭辛勞拼命傳道忍渴耐餓,歷盡風霜也不肯休息。有人勸他不必如此辛勞,恐積勞成疾,然梅牧師答曰「短壽勝於長壽,為主工作而死最快樂不過了!」

粗衣簡食為建堂
梅牧師自己衣著簡便善待別人,某宣教師曰「梅牧師之衣著與粗食有如英國乞丐」,他的衣履破爛也不視為要。但如某地將建教堂便出力奉獻,彰化建堂時獻日幣4500元;台中建堂時奉獻日幣1000餘元;南投建堂時奉獻日幣1200元,其餘如清水、草屯、二水、溪湖、屏東、鬥六等地之建堂或土地皆有梅牧師的奉獻。平常如到達遠處皆乘三等客車(日據時代火車分一、二、三等),有人問他何如此節儉,他便回答「我若乘三等車,二年後可將節省的錢建一教堂」。有一次,梅牧師到溪湖佈道,因時過遲而留宿於溪湖,梅牧師與林學恭共寢於三尺寬的桌櫃。到南投佈道投宿於三等客棧,臭蟲甚多仍是忍耐。在中部宣教期間廣設教會或捐助買地建堂,在其手中設立或贊助的教會超過廿間。1896—1906年間在中部地區設立十八間教會。

中部走透透
  彰化近郊的四、五個村落裏皆有教堂,但牧師極少,所以蘭醫生和梅牧師經常受邀前往主持禮拜及講道。梅牧師是個佈道家,講起道來聲音洪亮,唱起詩歌的時,聲浪幾乎壓倒街上那些做生意的人,使他們很不高興。1900年,梅牧師與蘭醫生返英休假,梅牧師在離開彰化前寫道「當地一半以上的男性以及其他村落的人至少都聽過一次以上的講道。」,中部舊台中州(台中縣市、南投縣、彰化縣)共有1100村,梅牧師為宣教走過900村,(蘭醫生p.111)梅牧師常以台灣人為榮,開口、閉口皆說「咱台灣人」(信仰偉人列傳p.120)。

梅甘霧的相思病
 1901年7月10日,梅牧師因健康之關係,被英國母會改派至新加坡,然在新加坡的梅牧師仍飽受瘧疾之苦,日子過的並不快樂,他患了相思病,十分想念福爾摩莎的朋友和同事,他說,如果瘧疾一定會復發的話(幾乎都會再發病),他寧可在福爾摩莎發病。於是他致電英國母會,詢問回彰化工作的可能性。總會隨即答應他的要求,1902年10月他又回到了思念之地—彰化。(蘭醫生p.127)

積勞成疾抱病離台
 1924年4月在大雅傳道時因患熱病(彰化教會百年史p.203;教會公報1938年3月p.19) 6月21日,梅甘霧因積勞成疾而抱病離開台灣,返抵英國,在離開亞洲之前,夫婦倆先去廈門與之汕頭,再轉至香港等船約一禮拜之久。回Glasgow附近村莊Lennoxtown。事實上梅牧師在1918年10月第六次(最後一次)來台,英國宣道會以他的健康不佳未獲聘,而自費回台,可見他對台灣的感情。梅牧師回國後在病床前仍掛平常佈道用的號角(蕃仔古吹trumpet),以此思念台灣,1940年2月28日蒙主恩召。6月13日,台中中會在彰化教會舉辦梅甘霧牧師逝世追思禮拜。

梅牧師有著作十二本
 梅牧師有著作十二本,四本是台灣白話字本-(1)羅馬書信(1908年)(2)佈道論(1914年)(3)古代的教會-初代教會歷史-Early Church早期的教會(1922年)(4)活路問答(1922年)八本英文-(1)The Heathen Heart異教徒之心 (1907年10月) (2)The Saints of Formosa台灣之聖徒( 1912年) (3)Love's Long Campaign愛的恒久奮鬥( 1913年)(4)The Mind of Early Converts(初代信徒之精神) 1921 (5)The Purpose of Christ(1929年) (6)The King's Guest (1932年) (7)Christ for us and is us 基督為我們並作主在我們裡面 ( 1935年)(8)The Childhood of the Church教會的初期( 1938年) The East and The West 東方與西方( 1913年4月) The Purpose of Jesus in the First Three Gsope ( 1929年) The Mountin Hut山上的小屋(1938年)Addresses to Heather向異教徒演講。

梅牧師在教會音樂的貢獻
 在創作方面梅牧師精於音樂,與連瑪玉女士為南部大會時代聖詩委員,他做的聖詩有五首:25首A、45首、46首、217首、266首。中部多間教會之樂隊都由他組織。
25首A:萬軍的主至聖的厝、45首:厝若不是主共咱起、46首:我從深深陷坑、217首:受賣彼冥救主耶穌、266首:主歡喜聽人祈禱

對中部教會的奉獻
 梅牧師在中部宣教事工大出力之外,和牧師娘省吃儉用,幾乎把所有的積蓄全奉獻給台灣教會,導致1924年因熱病告老返鄉回英國時,身上的錢還不足付旅費。當時教會流行一句話:「無錢起教會,當找梅牧師」,因此梅牧師就像一位金主,到處資助有此要的教會,其奉獻的金額之龐大,次數之頻繁,令人咋舌。這些金額若與當時台籍傳教師的月薪相較(約在7至10元之間),更可看出它的非比尋常。
 如:1922年當梅牧師從南投教會吳天賜口中知道南投教會找不到地建禮拜堂時,隨即寄日幣1200元,買了當時教會500坪之地(也是現址,係向彰銀購得的);1898年為東大墩(柳原)教會購地奉獻100元、建堂1000元以上;1909年為彰化教會建堂奉獻4500元。1909年11月11日彰化教會獻堂,總費用12000元,其中蘭醫生也獻4000元,大會對梅蘭兩人大出力和募款感激不己。接續梅牧師在中部宣教工作的何希仁牧師(由中國大陸福建省調職台灣)表示,非基督徒的團體所表現的深厚友誼,此乃由於梅牧師與蘭醫生之自我犧牲的重大影響,唯一遺憾,乃當天梅牧師無法與會(和夫人在澳洲)。

梅鑒霧紀念教會
 梅鑒霧(彰中),在台灣有諸多同音不同字的譯法,梅監霧(百年史、信仰偉人列傳)、梅監務(百年史、阮宗興)、梅甘霧(百年史、教會史話、本刊)、梅甘務、梅鑑霧(彰基、百年史)、儘管梅牧師的名字令人霧煞煞!但梅牧師對台灣教會貢獻之鉅,不能抹煞。特別是中台灣教會的開拓,迄今無人能出其左右。彰化中會蘭大衛教會為紀念梅牧師共同在中台灣福音的貢獻,於1990通過希望設立「梅鑒霧紀念教會」之異象確立,1995年7月31日正式設立於彰化市彰南路二段55巷,此地大竹圍靠近渡船頭,清代設有柴仔坑渡,為彰拺往來之要津,地處台中盆地出口,也是梅牧師早期宣教渡溪到台中地區必經之地。

銀犁 寫真帖 台灣模型解相思
 1936年9月18日台中中會接到梅甘霧牧師8月25日的回函表示,他們在7月接到三項寶物(編按:此物後來並沒託蘭醫生,而用郵寄的)這三物真實際又有趣,很適合他們。信中說,教會設七十週年紀念寫真帖,讓他們如同在中部各地禮拜堂巡迴似的,同時讓英國朋友知道台灣教會復興的盛況;論銀之犁真美,師父好手藝,得到眾人之稱讚;又台灣模型,梅牧師將之吊在客廳,每當他為台灣教會禱告時,即可將台灣變成「近近的海嶼」。由於台灣教會的善解人意,獻三寶排解了梅牧師相思之苦。
舊疾在身無法回台
  不錯!梅牧師在觸景傷情之下,道出了往事相思情懷。同時在信中梅牧師也請台灣教會替他們祈禱的,就是1923年11月他們在大雅街頭佈道時所染的熱病(瘧疾,一再在梅牧師身上復發,或許是梅牧師年老了體力不佳,一直沒好轉,見表),一再纏身,有時真干苦快失膽。70歲的梅牧師並說,如果是上帝的旨意,讓他們的病好起來,他們會回台灣和所愛的兄弟姊妹再相見。只可惜梅牧師的心願並沒有達成,四年後於1940年2月28日蒙主恩召了。
馬偕牧師
  馬偕在1844年3月21日出生於加拿大安大略省(Ontario)牛津鎮的佐拉(Zorra)村一個蘇格蘭移民的一家庭裏,父母是典型的長老會信徒,有清教徒堅貞的信仰,並烙守敬虔的家庭生活。
  十歲,是他一生的轉折點,著名的宣教師賓威廉,那年返回英國休假述職。途徑佐拉村時,在其教會報告在廈門宣教的情形,當時做小聽眾的馬偕深受感動,就決定一生也要做個宣教士,向中國傳福音 。  
1876年他自多倫多大學諾士神學院畢業後,前往美國普林斯頓神學院深造,充實自己以備將來的挑戰。三年後回加拿大向海外宣道會,申請到中國傳道。當時雖末獲接納,卻不移其心志,他遂利用這機會到愛丁堡唸書,直到27歲那年接到加拿大海外宣道會的派令才回國。他們已決定讓馬偕前往中國宣教。
  1871年10月,馬偕在家人鄉親的歡送下,乘火車離別故鄉,橫渡新大陸,由舊金山前往遠東,途經日本橫濱、香港。他為了選擇工作地點,曾前往廣州、汕頭、廈門踏查教區。最後,搭一艘雙桅縱帆式帆船「金陵號」前來臺灣。渡過「烏水溝」—台灣海峽,是馬偕離開加拿大後,最怪也是最苦的一段航程,如同當年的拓荒者。

登陸台灣展開宣教之途
1871年12月19日,「金陵二號」駛抵臺灣南部打狗(即高雄)港,馬偕被一位年輕的醫師門遜先生(Manson)招待。禮拜天早上馬偕應邀在打狗洋行裏,對船長、官吏、工程師及商人等一群人 證道。
選擇在什麼地方定居宣教?是馬偕一個急需解決的問題。此時他聽說在臺灣北部有艋舺等大城市,人口稠密,但是沒有宣教師、沒有教會,他認為這就是他應做的工作。有一天他對李庥牧師說:「我已經決心在臺灣北部工作了。」李牧師欣然回答說:「願主帝保佑你,馬偕先生。」1872年3月7日,李庥牧師陪也登上了「海龍」號輪船,啟程前往臺灣北部的海港滬尾(淡水),途經臺南,德馬太醫 生入他們的行列,和他們同行。
 1872年3月9日,船開入淡水河口,馬偕博士在其日記中說:「我舉目向北向南看,然後向內陸遙望青翠的山嶺,心靈非常滿足,心神安寧且清靜,我知道此地就是我的住所。有一種平靜,明皙的聲音對我說:『此地就是了』(This is the land)同行的李庥牧師也對我 說:『馬偕,這是你的教區。』   登陸淡水後第三天,李牧師、德醫師定意由淡水出發,走陸路前往南部教區最北的佈道站—大社(豐原附近卡埔族)視察。馬偕決定與也們同行,以便觀察也將要傳教的北部地區。
 他們十二號啟程徒步南行,經林口、中壢、桃園、新竹、白沙屯、大甲而到大社住了一週,再到埔里參觀。三人同住了廿三天,彼此達成以大甲溪為南北宜教區責任區分界線的默契後,才告別各歸南北。

馬偕在中部的宣教
首批到達埔社的外國宣教士,是為馬偕(Rev. George Leslie Mackay)(請注意馬偕是北部大會的開設者,他在1872年3月9日在淡水登陸宣教,是日為北部大會的設教紀念日)、李庥、德馬太,他們三人於3月7日由海路在打狗出發,9日抵淡水,11日由淡水南下,視查新教區,11日黃昏到中壢,12日黃昏到竹塹(新竹),14日到大甲,又同日(馬偕日記說是15日)進入南部長老會教區的大社,見面時彼此握手問候:「平安!」。
馬偕他們在大社和內社講道和洗禮,3月17日馬偕日記表示他們在大社禮拜,有一百人以上聚會。24日在內社教會施洗30人,同日回到大社有15人受洗。馬偕等人在25日一大早動身前往埔社,有55人護衛著,途中看見人家的田園,有水稻、大麥及甘蔗,不久到了山麓,山上有許多生蕃。我們經過了一個大山谷,兩邊陡峭爬上爬下險峻異常,傍晚我們到達一個大盆地,四週都是山,這裡就是埔裏社,現在此地仍未有教會,我們在小茅屋裡住宿,晚上約有一百人聚集做禮拜。3月29日馬偕接見廿個水蕃(邵族),他們住在一個大湖(日月潭),用鹿皮圍身,手拿弓箭,頭上插花(相片)。3月31日(日),這幾天有許多病人來看醫生,早上約三百人參加崇拜,下午則有三百五十人左右。為廿二位信徒施洗。
1873年10月馬偕再到中壢、新港、獅潭底、內社等地,整天醫病、傳道,與人談論耶穌基督的救恩。1874年10月在內社和南部教區的會友一起禮拜。沿途都為人看病、拔牙、傳福音。1875年4月8日從新港社前往內社,10日返內社趕上禮拜,11日守聖餐。1975年10月底馬偕為參加南部的講習會,和學生一同由淡水出發,11月9日在內社講道,11月17日抵達埔裏逗留兩天,就去牛眠山和水社。1878年4月又去竹塹、新港、後龍,後來到內社訪問李庥夫婦。1892年1月2日,抵達大甲。在街上佈道,為85人拔牙,也與許多人談論福音真道。中國政府說馬偕應在那裡設立教會。(馬偕日記)

馬偕進入埔社路線
宣教師在中部平埔族中大受歡迎的情境,相形於漢人不斷的反教,有著天壤之別。也讓這些為福音而不辭辛勞、出生入死甘冒危險進入蠻荒之地的異國宣教士感到欣慰。另外我們也清楚看到,甘牧師所走的路線,正是平埔族人平常打獵走的路線,也是巴宰族人來往大社、埔社之間的路線。這條是平埔族群入埔之北路,即今131號道路,由新社經大湳、水底寮,南經抽藤坑入太平鄉、翻越大橫屏山入北港溪上游經國姓至埔裏地方(洪敏麟,台灣舊地名之沿革第二冊下p.206)。而由新社或由太平、霧峰經國姓到埔裏的路線,沿途正是泰雅族的出沒區。北部教會的馬偕牧師也曾走這條路線,1872年3月25日,馬偕和55人一大早從大社動身前往埔社,途中看見人家的田園,有水稻、地瓜、大麥及甘蔗、不久到了山麓,山上有許多生番。我們經過了一個大山谷,兩邊陡峭爬上爬下,險峻異常,傍晚我們到達了一個大盆地,四週都是山,這裡就是埔裏社。

認同台灣娶台灣某
  1878年夏天加拿大長老教會海外宣道會,接到馬偕來信「今年五月我在英國領事館與一位台灣女子結婚,然後我們馬上一起出發 巡視各教會」。他們的驚訝是可以想像的。
  馬偕來台的第六年(34歲),在淡水完成也的終身大事,並且娶了本地人,充分表示也對台灣的愛和認同。從各方面來說,馬偕博士的婚姻是成功的。

生為台灣人 死為台灣魂
1900年5月,馬偕最後一次巡視蘭陽平原諸教會,回淡水不久,既因喉癌而聲音全部沙啞。9月牛津學堂開課時,他已無法授課。10月時曾前往香港治療,他已知藥石罔效。翌年一月回淡水,最後喉嚨開始糜爛,吞食之物由喉部流出,肉體受盡煎熬。6月2日下午四時病逝於砲台埔寓所,享年58歲。家人及教會遵其遺囑安葬於淡江中學後面其私人墓園,而非外國人公墓(西仔墓,有一牆之隔),葬禮 在6月4日。
  他在台灣傳教共三十個年頭,設立教會六十餘所,施洗信徒達三千人。東奔西走、跋涉山河於客、漳、泉、平埔、高山間,蹤跡遍及苗栗以北,東達花蓮、台東。終其一生認同台灣,以淡水人自居,他心在台灣、愛在台灣、血流在台灣、留根在台灣,和四百年來一直將台灣作寄腳處,不認同這塊鄉土的一連串外來政權,形成強烈對比。馬偕臨終前幾年,曾以下面的詩詞,表達他對美麗島的無限摯愛:

我衷心所愛的台灣啊! 我把有生之年全獻給妳 我的生趣在於此; 我衷心難分難捨的台灣啊! 我把有生之年全獻給妳, 我望穿雲霧,看見群山, 我從雲中的隙口俯視大地, 遠眺波濤大海,遠眺彼方, —我好喜歡在此遠眺。 誠願在我奉獻生涯終了時, 在那大浪拍岸的聲響中, 在那竹林搖曳的蔭影下, 找到我的歸宿……
盧加敏醫師
  盧嘉敏醫生(Dr.Gavin Russell, M.D., C.M.)1867出生於蘇格蘭。
 1888年12月22日,英國母會派醫療宣教士盧嘉敏醫生來台,馬雅各醫和甘為霖牧師長期的努力,終於讓中部台灣的醫療計畫,露出溫暖的第一道曙光。1890年2月15日甘為霖牧師和盧嘉敏醫生,來到彰化欲設醫館(註:英國長老教會以台南為台灣南部宣教中心,當時無鐵路,來往交通以步為主,台南離中部步行少則三天多則五天,宣教師來往宣教費時費力,故英國長老教會亟欲在中部開拓第二宣教中心,因此派員而彰化地點適中又為行政首府所在地,英國長老教會擬以此地為醫療宣教中心,但彰化受限於地方太少,而轉向其他地方設置,最後在大社落腳。),為中台灣醫療中心的設立尋找合適的地點。它的功能需兼備:聚會的禮拜堂、宣教師宿舍;同時也能闢為醫館、以及醫生宿舍。他們兩人發現彰化教會兩間店鋪要做教堂,兼做施醫場所及工作人員的宿舍實在太狹窄了。就決定另覓場所做為醫療工作的場地,惟仍無所獲。就到東大墩(台中),當時要設省城的地方,但到東大墩看見的只是矮矮的土城,也不怎麼熱鬧,因此就把目標指向岸裡大社,而大社教會的會友願意將禮拜堂作為醫館,可容納30人,後面的厝作為醫生宿舍。1890年3月7日盧嘉敏醫生就由台南前來大社設醫館。(大社120年特刊)

彰化基督教醫院與大社醫館
 彰化基督教醫院的前身是大社醫館,1890年4月28日,大社設醫館正式在大社禮拜堂開設,可容納30名病患,由盧加閔醫生駐診,開始傳道、醫療服務的事工。大社設醫館的開設,受到中部地方的歡迎,從三月的創設到十一月,共有13,487人前來看診,由於醫館太窄,許多人在村裡租房間,再請盧醫師往診。大社醫館成立後,因為盧加閔醫生慈愛、熱忱的特質,藉著巡迴的醫療服務,不久,盧醫師將基督的愛帶回彰化地區,在總爺街(今日的成功路)楊煥彩氐邸的一部份成立醫療診所,贏得中部人不少的肯定。
然而好景不常,盧嘉敏醫生不幸於1892年4月上旬,罹患傷寒症(Paratyphus),4月23日被用轎子抬往台南,在彰化時,因考慮他的身體虛弱而停在彰化。讓安彼得醫生和塗為霖牧師前來看護,他的病情實在很嚴重,但盧醫生從不露出焦慮,並且在病中吩咐說,他若死在彰化,要把他葬在大社,因為他的工作在那裡,又說「敬愛的主如果認為我的工作已經完成,遣我離開,我滿心等候主的召喚」。惟一遺憾的是,他未見人因從醫館的診療而信主,醫療只是過程而己,他的目的是引人信主。

盧加閔英年早逝 壯志未酬
他的病情日愈嚴重,為了讓盧加閔醫生能夠接受更好的醫療照護,只好用轎子將他?往台南,不幸在轉診途中到嘉義時蒙主恩召。享年25歲,盧加閔醫生壯志未酬身先死,葬於台南市基督教公墓。墓碑上半部以英文書寫,寫上盧加閔 1866年10月4日生,1888年到台灣,死於1892年7月3日,後段英文和漢文後段一致。漢文部份寫著:「光緒拾陸年(註:1890年)貳月盧加閔設彰化醫館.至光緒拾捌年陸月初拾(註:即1892年7月3日)在嘉義城去世.厥後宗主而者必蒙緩趾.當筆之於書聖神日然息其勤勞功亦隨之」。

上帝的忠僕盧加閔醫生,以他的熱忱,傳達基督的愛,照護了中台灣的民眾,雖只在大社行醫二年,卻寫下了永誌不渝的功績,他開設了大社醫館、彰化醫館,為彰化基督教醫院草創期立下基礎,是中部西醫之濫觴,卻不幸英年早逝。
  盧加閔醫生去逝後,大社醫館的醫療服務幾乎是完全停頓下來。1893年2月8日英國宣道會派金醫生(Dr. W. Murray Cairns, M.D., C.M.)伉儷前來彰化,準備接掌大社醫館的醫療宣教事工,可惜,當時安彼得醫生,即將回國休假;同年3月20日金醫生伉儷奉派轉往台南醫館,接替安彼得醫生的職務。1893年春,大社醫館終因缺醫生,不得不暫時關閉,彰化地區的巡迴醫療也嘎然叫停。金醫生在台南醫館服務一年後,不幸罹患熱病,1894年5月26,日金醫生偕同夫人前往大陸療養,並於1895年5月26日返回英國,從此未再來台。
李庥牧師
  李庥牧師(Rev. Hugh Ritchie, 1840-1879)1840年9月14日出生於蘇格蘭,於1867年受封立為牧師,並被英國長老教會任命為宣教師,派往福爾摩莎。7月1日他和伊萊莎結婚,7月14日一起出發,於該年底的12月13日抵達打狗。是英國長老教會駐台第一位宣教牧師,也是第一位在中部教區施洗的牧者,1871年9月24日在大社施洗10人。1872年3月李牧師與德醫生,陪同馬偕牧師醫生由淡水南下,3月24日在內社為30人施洗、禮拜後回大社有15人受洗。

1865年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南台灣宣教的開始年。這一年英國長老教會差派馬雅各醫生(Games L. Maxwell M.D.,1836-1921)來台宣教。但隨著決志信主的人大增,英國長老教會決心派一位牧師來台協助宣教事工。
第一位被差派來台灣的牧師是馬大闢牧師(Rev. David Masson, 1838-1866),但坐船來台的途中,不幸在南中國海被大浪捲走,殉職在南中國海。消息傳回英國,英國長老教會便積極地尋找替代的宣教師。1867年12月13日李庥牧師和懷孕的牧師娘,在經過142天的海上航程後,終於踏上台灣的土地,抵高雄(打狗)。之後,以阿里港為據點,開始台灣的宣教工作。曾設立客家的杜君英和南岸教會;此外並延續馬雅各醫生的平埔族傳教,後來更於1875年遠至「後山」(今東部)傳教。

李庥牧師神學院畢業後隨即受派來台。李庥牧師是個有熱誠和毅力的宣教師,為了宣教的工作,他學習講台語、客語。在1869-1874年間,他共開設了13間教會。為了宣教工作的擴展,1870年在打狗開辦「傳道師養成班」,培育本土宣教人才。他也是一位很有宣教眼光的牧師, 1871年馬偕牧師(Rev. George Leslie Mackay, 1844-1901)抵台,在共事二個月後,他鼓勵馬偕牧師前往北台灣宣教,於是於1972年3月9日陪馬偕到淡水,跟馬偕說:「這是你的教區」,從此,台灣以大甲溪為界,北為加拿大長老教會,南為英國長老教會教區。1875年台灣東部的宣教工作也是由他開始。更值得一提的是,在當時女性不受重視的年代,李庥牧師夫婦已經看見女性受教育的必需性,1879即開始籌設「女學」,可說是關心婦女受教權的第一人。另外,台語聖詩285首「我有至好朋友」是李庥牧師所作的詞。

在中部宣教的足跡
1871年9月11日,蘇格蘭長老教會宣教師李庥牧師和馬雅各醫師,拜訪了原名內城的鯉魚潭村巴宰人在下城的聚落(現今苗五十二線道路旁檳榔林一帶),並促成同年12月鯉魚潭基督長老教會禮拜堂的首建。
1872年3月7日,馬偕博士與李庥牧師、德馬太醫生搭船沿西海岸北上,9日抵達淡水,過幾天他們徒步南下經新竹、大甲、豐原、大社等地直到大甲溪岸,3月24四日,偕叡理牧師(馬偕博士)、李庥牧師及德馬太醫師,由大社(神岡)五十名巴宰壯丁陪護到達鯉魚潭村(內社);李庥牧師並為二十名鯉魚潭村巴宰人信徒施洗入教,留下首見的記錄。後來馬偕博士單獨於4月6日回到淡水,開始租屋傳道。這是北部長老教會的開始。

英年早逝
1879年9月20日李庥牧師因瘧疾病死在台南新樓宿舍,時年39歲。他有兩個孩子,次子亦死於瘧疾,牧師娘依李庥牧師的遺願,把他安葬在打狗山下的英商公墓用地(不葬在台南教會公墓是李牧師之意,乃為記念來台上岸之地),與次子同穴。(據傳該墓址因改建,李庥之墓在無人認領下,被視為無主之墓,相傳李庥牧師之墓碑被人當為洗衣板--堂堂為長老教會第一位宣教師落此下場---《巴克禮、蘭大衛、甘為霖、萬榮華等牧師先後設有紀念教會》,令人不勝噓唏。全台教會所屬公墓無數,迄今依然無人出面為李牧師遷葬。)
李庥牧師死後,牧師娘帶著唯一留下的孩子,繼續留在台灣,1880年受派成為在台灣第一位女宣教師「伊萊莎.庫克」(Eliza C. Cooke,1828-1902)。繼續李庥牧師對婦女工作的關心,台灣的女宣工作也由此算起。1887年成立南台灣第一所「女學」,是她奉獻自己的儲蓄,又回英國募得一筆款項所建造起來的,後來成為長榮女中的前身。
李庥牧師以39歲的英年早逝,然而,李庥牧師及他的家人,卻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宣教工作打下了不可動搖的基礎。
馬雅各醫師
  馬雅各醫師(Dr. James Laidlaw Maxwell, M.A., M.D. 1836-1921) 為蘇格蘭人, 出生於1836年3月18日, 是英國愛丁堡(Edingburgh)大學優秀醫科畢業生, 他曾到柏林及巴黎的醫學院深造, 曾在伯明漢總醫院(Birmingham General Hospital)擔任醫師, 為首位英國長老教會為台灣之聖工而獻身的醫療宣教師。
  1865年5月27日,時年30歲的馬雅各醫師 自廈門搭乘 "Meat" 號輪船到達打狗(高雄), 在旗後港登陸。 三日之後, 一行人從海路到安平港上岸, 進入當時台灣的首都台灣府(台南), 暫住在大西門外北勢街(今神農街)的英國商行天利行(Messrs. James & McPhail & Co.) 府城分行的行東 奈爾.麥斐兒(Neil McPhail)先生之家。 隨後租得在打狗旗後海關任職的馬威廉先生所頂讓之看西街(今仁愛街43號)的房子, 將前面設為拜堂, 後面設為醫館。 6月16日正式開始醫療與傳道, 當時每日醫療 50多名病患. 這是繼1625年< 荷蘭人佔領台南安平, 身為醫師的Dr. Maarten Sonk自立為省長 (Governer)後, 第二次西洋醫學傳入台灣。

馬雅各和李庥是中部教會的開拓者
1871年初,英國母會原本已安排德馬太醫生,接替己在台灣六年的馬雅各醫生的職務,然1870年中部平埔族人開山武幹受醫治的見證傳到中部,致使中部平埔族群成為英國長老教會為急速發展、新興的第二教區。1871年3月19日,馬醫生顧不得已懷孕二個月37歲高齡的馬醫生娘,讓她獨自先行回國,忍受三個月海上船程之苦。之後,把台灣府二老口醫院交接給德醫生,同時在7月派李豹與卓其清(註)二名本地道傳師由台灣府先行前往大社、內社、埔社等中部山地設教,8月7日二名傳道師向馬雅各醫生各報告。 顯然福音在中部山地有了果效,於是馬雅各醫生和李庥牧師在9月11日首次前往中部山地視察教會歷時兩禮拜,據報他們於9月24日在大社施洗男女信徒共十名,並在內社安排建堂,但因大雨不得進入埔社。

颱風阻擋馬醫生未入埔社
 關於上段分析於下--馬醫生七年任期己到,本應與馬夫人同行返國,因為馬夫人己懷孕,並已於3月先行回國,馬醫生立即著手將南部三大教區(即府城東方山崗教會、台灣中部山地教會、嘉南平原教會群)移交給李庥。九月底馬醫生和李庥交接的工作,只剩下埔社,但因雨不得進入。試想,百年前大社往埔裏的交通,可不像今日之發達,無橋、只有小路,經崇山峻嶺、涉溪渡河,在大雨河水暴漲下,何以能入埔社?馬醫生為何不等雨停?根據記載他等了一個禮拜,只是雨下不停(馬醫生欲前往埔社受颱風、溪水之阻擋,等一星期,見教會公報1898年合訂本p.54)

以福音為重
或許馬醫生正顧慮著在英國臨盆在即的高齡產婦—37歲的馬夫人,而在不得之下,放棄進入埔社。馬醫生一直到當年11月(註),才束裝離台返鄉,當馬醫生的長子John Preston Maxwill II於12月5日出生時,馬醫生還在歸鄉的公海上。主阿!馬夫人的體貼、馬醫生的以福音為重,怎不令我們為之汗顏。走筆至此,禁不住潸然淚下。馬醫生回英國後患脊椎病休息十多年,1884年重返台南一年之久,不幸馬夫人生病,只好帶她回國,就此未能再回台灣,1921逝世在英國,享年86歲。
謝緯牧師
  <謝緯說:「我慢了一分鐘,病人要多受一分鐘病苦。我不能讓病人多受一分鐘痛苦。」>
  
謝緯1916年3月2日出生於南投鎮,1925年曾患嚴重的肺膜炎,立志獻身為主用,1934年入台南神學院受深造,畢業後1942年赴笈東瀛學醫,當時正處於二次世界大戰前後(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中國對日抗戰期間,他仍懷抱著對鄉土的熱情,勇敢地做出信仰的回應。1946年4月24日偕同新婚妻子楊瓊英醫師自日學成返台,開始在山城南投行醫,與其兄謝經醫師一同懸壺濟世,繼承父志經營「大同醫院」,常為貧苦病患免費施醫,仁心仁術,德惠日廣深孚眾望。<謝緯紀念集,頁41>

是牧師也是醫師
 1947年9月起至1950年7月止,謝緯任職赤水教會義務傳道,1948年12月17日受設立為教師,1949年2月28日受聘為南投教會副牧師,協助吳天賜牧師等歷任駐堂牧職者治理教會事務,終生任牧職21年。
 1950年起加入「山地巡迴醫療團」之行列,與呂春長牧師、孫理蓮(Lillian R. Dickson)教士以及門諾會宣教師高甘霖 (Rev. Glen Daniel Graber)牧師等同工,徒步施醫傳道,攀緣陡壁,涉行險水,沾風披露,不改其志,不畏其苦,走遍中部偏遠山區的每一角落。這般「一步一腳印」的扎實經驗,正是開啟他對貧窮人群關懷的視野,亦奠定了日後各項醫療傳道工作之基石。1951至1954年,謝緯藉由孫理蓮教士大力協助下,前往美國賓州大學接受一般外科之相關醫療技術訓練。其間,他先後與孫理蓮教士及鮑伯.馮德雷相互激盪下,逐漸蘊釀出設立「埔里基督教醫院」及「埔里肺結核療養所」之異象。1954年8月31日學成返台後,隨即著手籌備兩院、所設立之各項事宜。歷經一年多劈荊斬草、蓽路藍縷過後,1956年1月26日「基督教山地醫院」(埔里基督教醫院之前身)開幕;1月26日在鯉魚潭的「基督教肺病療養院」也相繼開幕,為埔里鄰近住民提供當下最好的醫療服務。
  1964年及1966年在中會眾議員的推崇之下,分別受選為第卅四屆副議長及第卅六屆議長,且曾任中委十年之久。中會內的同工公認其為人正直、處事謙卑、好施憐憫、仁心仁術、為善不揚、不偏不黨、既非求名,亦非求利,只為上帝聖名的榮耀與聖會之興旺。

盡忠至死
 謝緯一生的醫療傳道事業中,有一大半的領域是貢獻在南投縣,其中包括大同醫院、埔里基督教醫院、埔里肺結核療養所、山地巡迴醫療、台中中會(南投縣內的弱小教會)、南投教會、中寮教會、赤水教會、竹山教會、南投醫師公會、南投中學家長會等﹐影響遍佈山地原住民部落以及平地的各鄉鎮,若他有意出馬競選南投縣長﹐為鄉梓謀福利建設地方﹐必定穩操勝算。但由於其呼召不在從政這條路﹐因此拒絕了許多的機會。牧師娘回憶道︰「阿緯牧師對政治沒興趣﹐所以當時有人要請他出來當縣長﹐因為認為他的票源很多﹐包括原住民和平地的。但都被他拒絕﹐他說自己不想得大頭病。」<謝大立,《謝緯日記》,頁13>
 1970年6月17日一早,謝緯醫師在他設立的埔里基督教醫院工作了一個上午。中午回到南投的家,立刻接替他的夫人楊瓊英醫師的診察工作。吃過午飯,每天馱負令人無法置信沈重醫療工作而疲憊不堪的謝緯醫師,到臥室假寐。但不到一會兒,楊瓊英醫師詫異地看到謝緯醫師惺忪著睡眠,在床頭穿襪子。<謝大立,《謝緯日記》,頁15>
 謝緯醫師說:「我必須在兩點鐘到二林。我慢了一分鐘,病人要多受一分鐘痛苦。我不能讓病人多受一分鐘痛苦。」同日下午一點五十五分,一輛白色德國小國民車(此車係當時開設竹山醫院,現為竹山教會長老姚慶政借給謝緯的),駛出南投鎮,開向一條經名間通往二林的山路。才至坑口村的時候,在員集路190號門前,車子撞到路邊的一棵小樹,停在那兒,至死盡忠仕主的謝緯牧師就這樣殉職了。

遺愛人間
 6月18日下午四時於自宅舉行入木式,22日長老教會總會假南投教會為謝緯舉行「總會葬」,一陣追思的鐘聲撞擊著每一顆哀愍的心,約有三千多民眾自動前來送行;教堂外的庭院上,臨時搭蓋帆布篷,排滿了高高低低的椅凳作為臨時席,一片人潮湧至大門外,走廊上、馬路邊,其中受其生前照顧的原住民就占了三分之一;教會各界及地方士紳也都趕來送行。呂春長牧師在台上說故人略歷時沙啞梗塞的語句,和全體會眾在台下嗚咽抽噎的嘆息,交織成一片淒迷的愁雲慘霧。總會副議長高俊明牧師在講道時表示:謝緯牧師是台灣的「史懷哲」。<謝緯紀念集,頁55>
 1992年中華民國第二屆醫療奉獻獎評審委員會感佩其畢生犧牲奉獻醫療工作,深入山地及偏遠農村,甚至獻出寶貴的生命,特追贈「醫療奉獻特別獎」以示彰顯與感懷。另外,其遺愛人間的感人事跡亦被收錄在張炎憲、李筱峰、莊永明合編之<<臺灣近代名人誌>>第五冊。
 

謝緯紀念館
 2000年6月17日埔里基督教醫院為第一任院長故謝緯牧師蒙主恩召三十週年舉行追思感恩紀念禮拜,在該院八樓舉行,來自全國各界與會者約二百名齊聚一堂紀念這位有「台灣史懷哲」之稱、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議長、總幹事故謝緯醫師。八十幾歲謝綸長老係謝緯之弟,他代表家屬致謝詞並大聲疾呼:我們要學習謝緯的愚人精神堵住國家、社會、教會的
破口,淨化我們的水、空氣、生活環境。埔基潘俊雄董事長在致謝詞中表示:我們感謝上帝在謝緯手中創立的醫院,如今依然存在且後繼有人,在埔基有外籍護士阿公徐賓諾、醫師阿嬤紀歐惠繼承;北門黑腳病醫院在王金河醫師退休後最近由政府接辦;二林醫院在1980年由彰基接辦,在歷史的傳承中我們看見了上帝無限的愛和攝理,無論是百年前蘭醫生和五十年前的謝緯牧師他們前仆後繼為著基督的緣故成為愚人。
  紀念禮拜後,在八樓入口處舉行謝緯紀念館的揭牌儀式,由潘俊雄董事長、黃蔚院長、謝緯牧師娘、謝綸長老、阿公徐賓諾、阿嬤紀歐惠共同主持。



Loading
40254 台中市仁和路121巷11號 電話:(04)22872477 傳真:(04)22851977  瀏覽人次瀏覽人次 : 622496  線上人數線上人數 : 17人
版權所有 © 2011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台中中會. All Rights Reserved.